鲶冉

渊寒(寒渊)

忠犬·大姐大(伪)·剑灵渊虹→高冷(伪)害羞剑灵寒

【黎明之光】龙与骑士


(呜哇,ooc(抱头))
你听过龙与骑士的故事吗?恶龙抢走了公主骑士几经恶战杀死了恶龙,赢得了荣耀和公主?还是骑士驯服了恶龙成为自己的坐骑和战宠?不不不,我要讲的不是这些在大陆上流传的童话。只是一个或许不怎么纯粹的龙与骑士的另类友谊。
  被黑暗邪恶魔族欺骗的幼龙为了拯救种族企图夺走人类王城的能量水晶,而负责守卫水晶的正是那位骑士;这是故事的开始。然后呢?骑士击败了恶龙守卫了水晶?按正常童话发展或许是这样结局的吧 但是这样也没有以后故事了呢。是龙轻易击败骑士,破除了水晶的阵法。不过即使过程不同结局也是一样的,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黑暗魔族的红衣首领突然出现夺走水晶,龙才始觉被骗化为原型与红衣首领战斗。这一次,是红衣首领赢了他打伤了了龙并往龙的身上灌入了浓重的魔气。可惜也可幸的是水晶在战斗中被波及变成碎片向大陆各地飞散。
   有一片飞入了龙的身体,重伤的龙飞离了神殿但是体内水晶碎片的力量与红衣首领的魔气相互对抗,使龙力竭从空中坠落。龙用尽最后的魔力变成了人的模样,倒在了福克镇外。被路过的精灵少女米莉亚看见。
   活泼善良的精灵把龙带回了家,每日用治愈魔法救治龙;即使是这样龙也整整昏迷了五天。第六天龙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终于从昏迷中醒来。但是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龙失去了大部分力量,热心的精灵少女把龙介绍给镇里的大长老维文。龙在维文的建议下决定去寻找水晶碎片和驱逐体内黑暗力量的办法。米莉亚以龙的伤势为由一定要跟着龙,偷听了龙与长老谈话的杰西卡告诉龙福克镇附近有一个遗迹可以提升龙的力量。兜兜转转龙得到了遗迹守护者的效忠,从圣龙口中得知水晶可以拯救龙的族人封印 魔族,这坚定了龙集齐碎片的办法。
   企图在福克镇附近找碎片的龙,非常不巧遇见了那位守护水晶的骑士,骑士身上也有水晶碎片。两人的第二次见面也如第一一般充满了火药味,骑士几乎是立刻向龙发起进攻,这次骑士赢了吗?不,他依然输了。龙却不愿意在和骑士发生冲突,选择撤退回福克镇。
  为了不给小镇的人带来麻烦,龙动身去人类的王城。精灵少女也偷偷跟了上来
(未完待续)

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

提问。就这手艺,送给妹子(我会不会重新单身?)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天合,曦孤
   严重cos,文笔不好(慎入)
   经过一番苦战无剑成功从无名山巅得到了神器,带着幽谷六爻等四隐士回到了剑境。成功说服幽谷使用神器修复剑境。
    幽谷成功了,神器修复了山河破碎的剑境,修复了无辜遭殃魍魉的魂魄,他们得以重生不再受引魂镜的折磨。也带了了两个意想不到的客人——天琊剑,合欢铃。
    二人从穿越空间的不适感回过神,睁开眼睛,看着焕然一新的剑境有些惊讶
“这里,变了好多啊”合欢的目光在周围转了一圈,不经感叹道
“那些缭绕不散的邪气,都消失了”天琊放开神识,没有再感觉到初到剑境时令人发寒的邪气。
     “不知道无剑无剑怎么样了?这里变成这个样子,她一定是成功阻止,额 那个叫什么来着?木剑?”
“上次我们离开后她一个人阻止魍魉,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少女微微蹙眉,精致的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
“以她的武功修为,当是无恙”天琊放软了语气,下意识安抚她
  “”

道未成

灵感来源于拂尘师兄的话
严重cos   浮你(可以自动带人无剑)文笔不好(慎入)
   重阳一别后,无剑再次见到浮生剑是在剑冢。新年的前一天,下了好大一场雪,锦袍金冠的 少年站在剑冢门口,陌生又熟悉。
   少年说他只是来刺探情报的,却又送了好些食材。无剑熟悉这样的情态,毕竟哄她二哥紫薇软剑已成了无剑的习惯。紫薇自是不肯心口如一的。下意识的无剑心里有些柔软。还未等她表现出来。少年的话风一转,谈起重阳宫天火的事情,他说那日他也从天火种看到一些事情,他的未来。没有壮志得酬,没有大权在握。只有一人独赴黄泉……
   他说谢谢她还把自己当朋友。
   他说他不祈求任何人的原谅,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他说他只能在这一条路上走到底了……
   他还说了了什么无剑听不清了,她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也随之逝去。一时间什么也听不见。她好像一直都只能看着他的背影,从冰火岛到古墓绿竹挡在她面前坚定无畏的背影。如今重阳到剑冢浮生决然无悔的背影。
   那时她只希望快点到剑冢,早点追上绿竹的步伐,保护他。早点找回失去的记忆。如今她更希望自己还未
回到剑冢,没有记忆分餐露宿,却也没有重的压的她喘不过气来的责任,没有执念入骨几近疯魔的四哥,还做着一起到了剑冢找回记忆后,与他踏遍天下,共白首的梦……
   “你走了,也好……”少女看着这一片苍茫的天地低喃了一句什么,声音很轻很轻,风一吹就散了。你走了,我就不用总想着怎么留在你身边了。我以前想过没有你我会怎么样,还未有结果便惶恐的几欲窒息。可你真的走了,我也没有很难过你有你的壮志,我有我的天下众生,不过是有什么东西,碎裂了……罢了,又没有……很疼。少女捂住胸口,眼睛被雪刺的有点干涩。
“小无,你……”身后的淑女剑张了张唇,终是无言
“我没事”无剑敛了眉眼,沉默了一会,又是那个成熟稳重的剑冢之主。那个笑的像小太阳一样的绿衣少年已经,不会再回来了。想要撒娇的人既然已经,不在了。她就要学会长大了。学会去保护朋友,保护剑境,就像,一路上他保护她一样……
“吾道未成,魍魉未绝。不敢再有它念。”
“姐姐放心吧,我没事”少女步入剑冢,背影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