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无成,心灰意冷

boss是我刷的,人和妖是我到处求的。结果加好感度的时候,那猴子上了。
(仿佛三媒六聘都辛辛苦苦干完了,洞房花烛的时候,换新郎了)

终是我经年孤身,似流离

若梦梦间集和七剑连2


冰魄·天女篇·花落陈酿(1)
你的佩剑与冰魄有特殊感应,所以他尚未踏上剑境的土地你便知道,他要来了。顾不得今日新来剑冢助拳的侠士,拉住青光往身前一挡就运功往他将落处赶。
你们几乎同时踏上那片土地。
有些意料之外,来的是两个人 ,着蓝衣眉目清冷的成年男子当就是冰魄,至于他身边的黄裙少——
“姐姐?”你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叫出这两个字,嘴唇它颤抖的厉害,舌头僵硬的几乎动不了。
他身边的黄裙少女从面容、神态到身形,和你的蓝兔姐姐,一模一样。
【或许呢?】盯着少女你忍不住这样幻想着,生出丝丝缕缕的期待。或许念念不忘真的会有回响呢?或许是世间真的有转世轮回呢?或许,或许怎样都好,只要是她,只要是——
“我是天女针。”天女缓缓靠近你温婉清丽的面容熟悉的令人心颤。
你闻声猛然惊醒,不敢再看她,甚至想就此狼狈落荒而逃。
是了,你的蓝兔姐姐还留在三百五十年前的光阴里
永恒不朽
天女张开双臂,小心翼翼拥抱住了你
“姑娘这些年,过得还好吗?”连声音都尽量放得轻柔生怕用力些就碎了琉璃
促不及防被这样的温情包围住,你靠在她肩头闭上眼睛极力克制嚎啕大哭的冲动。
失而复得,得之非失
玉蟾宫的桃花,到底是谢了
冰魄不知何时绕到你身后,直到头上传来冰凉的温度,你才发觉。
“玉蟾宫地窖里的桃花酒,已经酿了三百五十坛。”
“姑娘曾言若有远行,便每年为其人酿坛酒 ,待其归则饮尽”
“如今,姑娘该和冰魄回家了。”回去了,就不要再离开玉蟾宫了。在你看不见的背后青年忍不住再次将手搭上剑柄
不能,再走了



如果七剑和梦间集联

青光篇·美人如花时,君已隔云端

   你再见到青光剑的时候,刚好是跳跳走的第三百年,一袭靛蓝色锦衣的青年翩然而至剑境却初至便被魍魉围困,你赶来时战斗已经接近尾声,那人灵活的身影穿梭在魍魉之间,手中青光一闪,世间就解脱了一个在罪恶里挣扎的侠义魂魄,魍魉却没有碰见他的一片衣角,青光剑依旧如当年般灵活锋锐,执剑之人
   而今的执剑之人如何,你不知道,只是,看着他心里却升起了一股隐秘的期待。
百年前有个人,总是喜欢拍着你的头,笑嘻嘻的对你说
“小丫头快点长高吧”
直到他满头青丝有了些雪的痕迹,直到,直到那张没正经表情,但是的确俊逸非凡的脸上有了褶皱,他的小丫头
还是初见时孩子的模样,半点没变
你其实没见过多少他开始衰弱的模样,记忆中更多的是那皮猴子嬉皮笑脸的逗你,你气是要打他,他便将身一扭窜得老远,费劲力气也追他不上,只好站在原地跳脚,偏生这猴燕子还拿话撩拨
,“小丫头的轻功,还需努力啊”可不是人如其名吗
每次过后你更发狠了练,可你的轻功老师,其实也是跳跳
他便非要你唤一声六哥 你气鼓鼓的扭头不理,
“你若是不叫,我可就不教你了”倚着玉蟾宫后山的青竹,青年笑的闲懒
“你等着,我一定会追上你的!”
“志向倒是不小,好我等着”
这种闹剧经常发生,你到底没叫他一声六哥,他如一日的教你
“小丫头这么小一团,不跑快点可不行”
他教你轻功,是有原因的
跳跳从来是个闲不住的,过段时间就喜欢离开玉蟾宫出去行侠仗义(浪到飞起)
你武艺不精时他回来总是给你带各种土特产,安定时就带你去后山玩,有一次你们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瀑布,他几下就上去了,而你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青衣黄袍的身影越变越小最终消失不间……
还没来得及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他就以更快的速度重新出现,一把捞起你。
瀑布顶的风景很美,你一下就忘记刚才莫名的沉闷感,这里也很高,能俯瞰整个玉蟾宫。
那天过后,跳跳往外跑的时间奇异的大大缩小了
他开始教你轻功。
“那丫头站在悬崖底下,眼巴巴的向上看的样子实在是可怜,万一让蓝兔宫主遇见了,跳某人可是要露宿街头了。”
等你打败了紫兔,难得安分了一段时间的猴头,麻溜的把你偷出玉蟾宫,丝毫不拖泥带水。
“一看就是行家”趴在他肩头,你毫不留情的吐糟
“哈哈哈,那是!当年我潜入金鞭溪客栈,可是连虹猫少侠都没有发现我!”跳跳反而得意洋洋的大笑,运起轻功几息之间已至百里开外。
事实证明虹猫发不发现不知道,但是蓝兔嘛,一个时辰以后一只翅膀带蓝色羽毛的飞鸽就找到了你们。
信上却没有劝你们回去,指责了跳跳一番,然后嘱咐他保护好你,最多三天后必须回去云云
可惜跳跳是听话的人吗?必须不是,你们直浪了小半月,直到一天收到了连收三四只鸽子,才想起哦,要回家了。
进门的那一刻,青光剑主真的差一点就要改变种族当刺猬了。
他麻溜作揖道歉,等几天蓝兔怒气平息
偷娃娃的速度又快又准。
……
……
你们这样了很多年,不管怎么防他总能把你带出去玩,渐渐的蓝兔也就不管了,于是你们浪的更彻底了。

————别往下了,当这是结局不好吗?
“姑娘”青光的声音猛地将你惊醒,靛蓝锦衣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解决了魍魉,来到你面前
“在下青光,误入此处,不知姑娘可知此为地刚些邪祟是?”彬彬有礼,君子谦和
“我是……,刚才这里是剑境”巴拉巴拉一番官样文章
与君初相见,犹如故人归
可是故人,终究,不归。
你怎么会忘了后来有一天,你照旧趴在他肩头绕着他的头发玩,却猛然看见几缕白色,笑着指给他看,向来灵活的猴子,猛的一僵差点从半空下去。
当你们再遇上高险的悬崖瀑布,他没再迫不及待的一把捞起来你就往上窜,
“小丫头跟着我学也这么多年了,到验收成果的时候。”
你便独自上去了,途中脚下一滑幸而及时抓住凸起的石头,你回头看他,他仍停在原地。一股莫名的委屈涌上心头,憋着一股气你上的瀑布顶
百丈的瀑布你在上,他在下。
纵相望,不想见。
自此,他不带你了,由你到处窜。
开始很心里很难受,后来便习惯了
你发现了他比轻功的时候,从轻松超越到吃力,到并肩,到落后……没再和你比过。只当他这么多年总算是玩腻这个游戏了
“你跑的再快也是我交给你的,可追不上我”
你发现他头上白头发渐渐多了起来,拔开外面一层满满的都是,只当是寻常
“猴老六,我们的头发是不是不快一样白了?”他就不让你碰他的头发
你发现,他的剑俞加沉稳,只当他更进一步
“猴老六,你怎么越来越喜欢放水了”比剑就少了
你发现,你发现太多了可惜只当也太多了

直到你只能拉着他袖子哭着喊
“六哥!”这个很久以前就只给你背影的人,这个从前看不得你受半点委屈的人,也没再回头。
这一走,这一走
走了三百年。
“三百年光阴,不知姑娘,可能和某回家看看了”上一刻还一脸陌生的青年看着眼前已经长成漂亮美人小丫头红了眼眶,立刻就绷不住,露出她熟悉三分闲懒的笑。

“你是谁?”
“某为青光剑”






那个少年
终非良人
是眉间心上
不记年
是无风无月
长相思
是少年意气相投
是江湖热血并肩
是岂曰无衣
是知己相惜
也是恩怨难分明
是求不得放不下
是纵不断不忘
咫尺天涯

是剑冢一别,我再无关红尘风月

日常写不出来
没灵感
词穷
我的学识是如此浅薄

不醒·道是无情


ooc绿你

有些人,生来就是无情的,如草木花果般任风云变幻,波澜不惊。
你是其中之一,一个生来便感情缺失的人,不知喜乐不识哀愁。本该是这样的,或许是老天终于发现还有你忘了赋予人的七情六欲,特意派了一个人一点一滴的把它们全都倾注回你身上。
最先的,是贪。
是冰火岛上初见那个名为绿竹棒的青衣少年骤然萌生的眷恋
那时他将你从无尽的黑暗与恐惧中唤醒,在成群的魍魉中护你平安,对你说“我送你去剑冢”如神兵天降
含笑的眉眼竟令人在满天风雪之中也遍体生温
这就是故事的起始。
你们在冰雪中前行,青衣建气少年眉色飞舞的高谈阔论着外面的世界,说到兴起处手舞足蹈比划起来,柔弱懵懂的少女跟在他身边静静的听着,偶尔少年停顿的时候回以笑容,眼神里充满依恋。冰岛到处白茫茫的一片,你不觉得有什么,可他走久了就不停的搓着手臂哈气,雪地偶然窜出人形,是战斗的讯号。渐渐他也开始力不从心了,你急的直冒汗
【如果我能帮助他就好了】那时你真的只想帮助他而已
你召唤了一个半大的孩子名唤金铃锁,金色的发,精致的眉眼令人眼前一亮,更重要的是他有治愈能力,在他的帮助下绿竹轻松了很多,金玲真的是一个很惹人喜欢的孩子,包括你,也包括绿竹,绿竹表达喜欢的方式很直接,总喜欢叫他金玲儿,惹得这个淡漠的孩子像只猫一样炸毛。即使后来遇见了更多的友人,也没改这个毛病。至于你,那个时候还不懂什么叫喜欢,只是看着他们莫名有些闷闷的
【他为什么,不看我了?】
你想要他看着你,想要他对你笑,想要他对你说话……想要好多好多,全部欲望中心名为绿竹棒。

新一代的长安少女杀手,帅气的捕快
(自恋过头)

听闻时已是心如止水
你说吃遍天下
可我胃不好,很多东西都吃不了
天生体弱,没办法站在太阳底下太久
甚至不能跟你走
至于白首不负
那天雪山之上风雪满身
也算,共白首
臭竹子,冰火岛到剑冢的路我如今总算是走完了。

万人非你(绿竹✘你)


如果是绿竹的话
他会一大早起来做月团,等你起来迷迷糊糊的到厨房找吃的,他身边已经放了好几盘做好的月团。清晨的阳光照在一脸认真少年身上,仿佛给他镀了金一样,没有平时的活泼劲,反而有一股沉静的气质让你忍不住看呆了去
这个时候,只要唤一声他的名字,无论声音多小他总能听到的。他会停下手里的动作拿起一个月团放在你唇边笑弯了眉眼,对你说
“你醒了,肚子饿了吧快尝尝,我刚做好的。”少年琥珀色的眼睛被渲染成金色,仿佛抹了蜜一样又甜又暖。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谁又能拒绝呢?轻轻咬一口月团,你会发现正好是你喜欢的口味。
“怎么样?好吃吗?”一口刚咽下去,少年就迫不及待的追问既紧张又期待,仿佛一只等待主人夸奖和抚摸的大型犬。
这个时候只要不溃余力的夸奖就好了
“哈哈哈你喜欢,就好了”少年会发出爽朗的笑,眼里的蜜仿佛要溢出来,铺天盖地的把你包围,让你刚醒的本就不太灵光的脑子彻底成了团浆糊,迷迷糊糊乖乖巧巧的接受他的投喂。
月团的口味很多,每一种都是你喜欢的,吃得多了眼前的少年身上散发的光芒就会越来越耀眼,一时间成了这一方小空间里最明艳的色彩。
最后啊,明明只是想简简单单吃一顿早餐的你只有捂住吃得圆滚滚的肚子哀叹又要长肉了却又忍不住脸上的笑意。而剑冢众人看着仿佛吃了兴奋剂一样的风风火火的青衣少年,表示见怪不怪。
中秋晚上他准备了不少吃的的,席上总有几个小酒鬼一个劲的喝,饭还没吃完呢,人已经分不行清东南西北了,他也是一个。平日里高高竖起的马尾有些散乱,松松垮垮的系着,琥珀色眼睛雾蒙蒙、水灵灵的,似乎是因为犯晕少年摇摇头,蓬松的头发跟着一甩一甩的。
“噗”看着他,你忍不住笑出声。
声音不大,应该是淹没在周围人的谈笑里的,可他却像听到什么一样蓦然抬起头一双眼睛直直看着你,跌跌撞撞走过来,嗯顺拐的。坐到你身边拿起筷子就开始喋喋不休
“这是我做的水晶虾饺,你喜欢的常常看”碗里多了一个晶莹剔透的饺子
“这是我做的红烧肉尝尝看”碗里多了一块红彤彤的肉
“这是我做的叫花鸡……”一个鸡腿
……
……
同桌的人一言难尽的放下筷子,而你的碗里堆积成山,少年一边继续增加碗的负担一边用亮晶晶的大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你。毫无意外的,你又重复了一次上午的经历。

直到满月西沉,大家才散场那一溜醉鬼有哥的哥领有弟的弟领各自回房,你架着他,往他房里去,精瘦有力的手臂环着你的腰,毛绒绒的脑袋埋在你脖子里时不时的蹭一两下,嘴里还不老实,含含糊糊的念着你的名字
“……每年的中秋,都要,嗝,都要一起过,嗝——”
“好”


用挽花的手抚满天雪花


它从九霄穹顶曼舞而下 染白我鬓发


临风提酒自斟自饮自诩风雅


昔年红泥封坛 几人埋一人尝吧


宇内清冷 我说你便听罢


那年飞白飘洒 山水如画


一如眼前这般 还记得吗


此间静谧 无人应答


誓言口耳间流浪


辗转飘向远方


人海茫茫 岁月长长


于最荒寂处消亡


你可曾穿过举世洪荒


悄然予我混沌中第一缕光


它在心海上泛起微茫


伴我走过无数个他乡


我用逐风的眼容三界霜花


它随残阳秋风纷纷洒洒 于指端融化


江淮栈道身披余晖形单影寡


生平所历之人 非身死太难忘啊


天地浩渺,我便代你看吧
                                        
                                          ——《万人非你》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