鲶冉

佳期可待

天合(严重ooc)

今年的七夕节,刚好是碧瑶复活后的第一天,合欢一大早忙上忙下准备好好过节
罕见的天琊没陪着她身边帮忙,反而一直和噬血商量着什么,俊逸的脸上染着一层薄红
“这样……这样真的可行?”
“天琊你就放心吧,听我的没问题!”
路过的合欢听了几耳朵心中的疑惑更深
“天琊也真是的,都不来帮忙,一大早就和噬血聊天,有什么好聊的!”黑发少女鼓起脸,小声抱怨着,清甜的声音又娇又软仿佛撒娇一般。
那厢耳聪目明的剑仙抿了一上午的嘴角也忍不住勾起,心中一片柔软
少女却好像恼了他,一个白天都没有理他
直至夜幕降临四人一起逛集市
碧瑶早早拉走了跃跃欲试想做些什么的噬血
“合欢,我……”向来果决的剑仙叫住少女,罕见的犹豫再三也没开口
“噬血走了,你要找他就赶紧去,我要去陪碧瑶了!”
“合欢,你可愿,可愿往后与我共求大道……”剑仙清冷的面容上一片绯红,一脸紧张的看着少女
“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本姑娘,就勉强答应你了”
嘴上说着勉强夜幕下一支小巧的手却悄悄缠上身边人的

没有西莲粮啊啊啊(暴风哭泣)

无能为力(我流婶咕哒)ooc(严重的)


fgo总司糖

“临别,总司酱能拥抱我吗?”
迦勒底这个丧心病狂全年加班的组织,难得放一次假,在离开之前立香避开别人单独去找了剑之骑士
“唉唉?”美丽的女武士伸出双手缓缓拥抱住她的人类御主
“那么,御主,要早些回来哦”清甜的声音在立香耳边想起,少女的拥抱很温柔,温柔到立香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
“总司酱……”立香靠在少女肩上,武士微红的耳朵一览无余
“我家里有一个孩子,他很爱你”她停顿了一下,极力这克制着什么,没等武士回答,又继续开口
“很爱很爱你”爱的几乎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御主在吃我的醋吗?很喜欢那个孩子?可是,我是御主的英灵……”樱色头发的少女笑着开口,话说到一半却又红着脸渐渐消音
“噗,总司酱你真可爱”
“所以临别,要好好拥抱一下总司酱,让那个孩子羡慕去吧”跳出少女带着樱花香气的怀抱,人类的御主笑弯了眉眼
“他很爱你,我也是”
“那么,我走了哦。”趁着武士被自己一记直球打几乎短路飞快道别,转身,灵子转移
一阵熟悉的晕眩过后,人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几乎令人落荒而逃呢,总司酱。立香单手捂住眼睛,笑的无奈
我爱着你,也深爱着那个孩子,即使他走之后最终真的决定不再回到我身边。

有人看我的文章唉,(瞬间斗志昂扬)
感觉所有不好的情绪都消失了,谢谢
虽然只有一个两个,但是,但是!谢谢评论和喜欢。你们超好的

以剑之名(后半更)

      这一心软,寡言的剑客身边就多了一个喋喋不休的小尾巴,小尾巴什么都不懂,总是喜欢缠着剑客问这问那,又争强好胜自从不知从哪里听了剑榜,对排在自己前面的天问很不服气,两个剑灵一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战,深更半夜乒乒乓乓的吓的宫人们以为闹了鬼。搅的剑客很是头疼,偏生小姑娘一回到他身边半分戾气也无,笑的又甜又软,声音也又甜又软一口一个主人叫着,叫的笑的剑客好不容易组织好语言全卡在喉咙里,最后化成轻飘飘的一句以后莫要如此逞强好胜,就过了。
      好在小姑娘是个主命至上的小傻子,主人说什么都听,果真就不再去找天问谈谈人生了。安安静静的跟着剑客,跟着他上朝仗着别人看不见自己,把末位大臣的头发编了麻花辫玩,下朝了又给他解开,然后跟着自己的全世界到处找一个叫天明的孩子。
没过多久就找到了,那孩子那时脏兮兮的又瘦又小,看到剑客一脸又怕又倔的表情。
剑客很容易取得了孩子的信任,要带孩子走。剑灵却现出身形愣愣的看着孩子,把他了一跳,直呼有鬼,连跑带蹦的躲在剑客身后。
   “主人”小姑娘拉住剑客的袖子,抬起头看着他,玫红色大眼睛里满是迷茫。
     “渊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她问
     “……没有”
      “我们要走了,渊虹”

遗忘之殇

盖聂:
“主人~主人~我们去哪里?”红衣双螺髻的小姑娘围绕在俊秀少年身边喋喋不休,玫红色大眼睛里满是依恋。
“阿渊你路上都问了好几遍了,走到哪算哪吧。难道阿渊不愿意陪着我?”少年武者一句句回应,末句还带着故作的失落
“当然不是!天涯海角,碧落黄泉阿渊要永远陪着主人!”小姑娘急忙解释,眼睛里满是慌张无措
“渊虹”苍暮的剑圣半透明的身影远远的站着,低声的呼唤少女的名字,始终未有回音。
渊虹:
“主人”红衣少女坐在成列柜里,双手抱紧膝盖声音颤抖。剑,是没有眼泪的,因此少女每日每夜坐在成列柜颤抖的叫着旧主,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你什么时候来带渊虹走啊】
【这里好黑,好冷】
“放弃吧,这里东西是不允许被带走的”摆在古剑旁的战甲忍不住再次出言劝慰少女
“不会的,不会的!主人一定会带渊虹走的”少女抬起头,满脸倔强。
“这就是秦时的渊虹剑?”
“学长你快看,这把剑这么久了居然一点也没有生锈”
“嗯,先秦的铸剑技术,的确令人惊叹”
陌生的嗓音,熟悉的对话,更熟悉的是答话人的气息
少女瞬间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穿着这个时代衣服气质沉稳的青年。
“主人”少女常人不可见的身体扑到青年身边,玫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
【你来接渊虹走了,对吗?】
“时间快到了,学长我们该走了”
“嗯……”青年迟疑了一下转身离开,背影中依稀还有些当年剑圣的气度
“主人……”剑灵声声呼唤着旧主,那人始终未曾转身

————————————————————————
“渊虹!”盖聂从梦中惊醒,弹坐而起。
“在!”红衣剑灵自剑中现身,飞到主人身旁。
“若是,若是我走后……你”
“渊虹是主人一人的渊虹,无论那里渊虹都和主人一起去。”第一次,未待中年剑客说完,剑灵便笑着打断了他
“只君一人”
(深夜脑洞,ooc别打我(抱头蹲下))

以剑之名

      渊虹(初遇半更)
ooc预警
盖聂是鬼谷大弟子,剑术出神入化向来有剑圣之称。出师后不久投奔了秦国,成为了秦王身边第一护卫,处事沉着冷静,不善言辞除了与底下颇为闹腾的小师弟卫庄同行时,剑圣身边总是很安静的,直到……
直到他新得的佩剑闹鬼了(划掉)化灵了,古朴威武的长剑愣是蹦出来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
“我是渊虹,你是我的主人吗?”红衣双螺髻的漂亮小姑娘睁开玫红色的大眼睛,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茫然又信任的看着盖聂。饶是以剑圣多年面对中二师傅搞事师弟练出来的处惊不变,也看得一愣一愣的。剑灵他是听说过的,但是限于书上的只言片语唯有神兵,在铸成之时,方有魂灵
所以他得到了一把神兵?
彼时的盖聂犹是一个青年,一个青年剑客。一朝得知自己的佩剑是一把神兵,心里难免有些高兴。小姑娘又乖又信任的看着他,直看得盖聂有些心软。
(未完待续)

渊寒(寒渊)

忠犬·大姐大(伪)·剑灵渊虹→高冷(伪)害羞剑灵寒

【黎明之光】龙与骑士


(呜哇,ooc(抱头))
你听过龙与骑士的故事吗?恶龙抢走了公主骑士几经恶战杀死了恶龙,赢得了荣耀和公主?还是骑士驯服了恶龙成为自己的坐骑和战宠?不不不,我要讲的不是这些在大陆上流传的童话。只是一个或许不怎么纯粹的龙与骑士的另类友谊。
  被黑暗邪恶魔族欺骗的幼龙为了拯救种族企图夺走人类王城的能量水晶,而负责守卫水晶的正是那位骑士;这是故事的开始。然后呢?骑士击败了恶龙守卫了水晶?按正常童话发展或许是这样结局的吧 但是这样也没有以后故事了呢。是龙轻易击败骑士,破除了水晶的阵法。不过即使过程不同结局也是一样的,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黑暗魔族的红衣首领突然出现夺走水晶,龙才始觉被骗化为原型与红衣首领战斗。这一次,是红衣首领赢了他打伤了了龙并往龙的身上灌入了浓重的魔气。可惜也可幸的是水晶在战斗中被波及变成碎片向大陆各地飞散。
   有一片飞入了龙的身体,重伤的龙飞离了神殿但是体内水晶碎片的力量与红衣首领的魔气相互对抗,使龙力竭从空中坠落。龙用尽最后的魔力变成了人的模样,倒在了福克镇外。被路过的精灵少女米莉亚看见。
   活泼善良的精灵把龙带回了家,每日用治愈魔法救治龙;即使是这样龙也整整昏迷了五天。第六天龙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终于从昏迷中醒来。但是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龙失去了大部分力量,热心的精灵少女把龙介绍给镇里的大长老维文。龙在维文的建议下决定去寻找水晶碎片和驱逐体内黑暗力量的办法。米莉亚以龙的伤势为由一定要跟着龙,偷听了龙与长老谈话的杰西卡告诉龙福克镇附近有一个遗迹可以提升龙的力量。兜兜转转龙得到了遗迹守护者的效忠,从圣龙口中得知水晶可以拯救龙的族人封印 魔族,这坚定了龙集齐碎片的办法。
   企图在福克镇附近找碎片的龙,非常不巧遇见了那位守护水晶的骑士,骑士身上也有水晶碎片。两人的第二次见面也如第一一般充满了火药味,骑士几乎是立刻向龙发起进攻,这次骑士赢了吗?不,他依然输了。龙却不愿意在和骑士发生冲突,选择撤退回福克镇。
  为了不给小镇的人带来麻烦,龙动身去人类的王城。精灵少女也偷偷跟了上来
(未完待续)

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