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无成,心灰意冷

非常不善言辞

作为御主我其实
(两个都想要啊……)

……日常看晋江一个不注意就被气到

爱情最基本的不是相互尊重吗?

坐骨神经是吧
干眼症是吧
看了是在下对从者的关心不够呢
生病的集体去找南丁好好治疗一下
一定要杜绝感染哦
(笑)

买完之后,我找到了原来的书


宠溺

伊丽莎白

又一个万圣节 同样逃亡的小龙女

你觉得自己脑中名为理智的弦瞬间崩断

“混蛋”

平时还算文雅的少女骂了一句脏话

提着剑就冲到这次的敌人面前

“我的龙崽子”眼睛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我自己都舍不得欺负”

“滚回王座去”长剑出鞘,寒光凛冽

你甚是没有看清对面是谁

“告诉来了的和要来的”

“对伊丽有意见的来迦勒底找我”

“在下奉陪到底”

“龙,龙崽子什,什么的”

干净利落解决了敌人的你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见小龙女磕磕绊绊的声音

“你,你才是呢,你才是我的小鹿崽子”伊丽莎白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她感觉自己全身的皮肤一定都红透了

“是是是,龙女大人”收起了所有的锋芒与凛冽,你如往常一样对她的小龙女露出再温柔不过的笑容。

“你才是我的小鹿崽子!”

“就,就勉强承认你是我理想中的御主吧”

少女扭过头去,一脸的别扭,长长的龙尾巴在身后晃了晃,悄悄缠住了你的手腕

玛修

你死皮赖脸的跟着卫宫学习各种奶茶的制作方法

拉着好几个从者不停的实验口味,整整的两个星期的漫长时光

直试的大家集体闻“茶”变色

然后带着受赞最高的那一杯,递到玛修面前

若无其事的说

“工作这么久了,解解渴吧”

“谢谢前辈”玛修接过,尝了一口

“这是卫宫先生做的吗?”她问

“好喝吗?”悄悄握紧双手,你有些紧张的问

“很好喝呢”

“这是我刚做的”内心松了一口气,你故作轻松的回答了少女刚才的问题。

“好厉害,前辈”

或是把刚得到手的一堆圣晶石送给玛修

“拿去玩吧”语气毫不在意,仿佛送出去的只是一堆玩具

“前,前辈?”少女慌乱的接过抱怀里

“不是喜欢这些吗?”

“只要是玛修,在我这里做什么都可以”

轻轻摸了摸少女粉紫色的短发,你柔和了眉眼

(有没有人想看宠溺过度的出事)

万圣节活动
咕哒:(使出替身术)不去!绝对不去!
(听说出事了)
咕哒:谁欺负我龙崽子(黑化脸)

现在的读者都超级甜

(每天沐浴在幸福中)


逃课买教材和班主任狭路相逢

(应该没有被发现吧?)

在死亡的边缘反复横跳


误解

他许的是一程,我却擅自做主定义为余生

并满怀期待欣然规划起来

若你受重伤



ooc

迦尔纳

你半跪在一片血污中,周围尽是各种各样敌人的尸体,和虎视眈眈的新危机

执剑的右手却绵软,使不上半分力气 。

——你已无力再战,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跟清晰的意识到这句话代表的含义

更糟糕的是混战中被击穿的左腿,根本不可能支持你站起来逃跑

力战不过,无路可退

现状如此令人绝望,你用混沌的脑袋努力思考着,企图在挣扎一会,

只令大脑失血的窒息感更加明显

已经,不可能逃出去了吗……

你费力的抬起头,直视天边高高在上,光辉无限的太阳

怎么甘心

这怎么令人甘心

眼泪从眼眶溢出冲刷了你脸上的血污,是太阳的光辉太过耀眼了吧?

那风里夹杂的是谁低声的呜咽呢

“迦尔纳”

的确是太阳的光辉太过耀眼了,施舍众生光明

可是

你感到了更加强烈的不甘

还有些事

脑海中青年雪白无暇的面容愈加鲜明

还有些事情

没有问清楚

你握紧了剑,拼尽全力想站起来

似乎是感受到了你的意志,原先包围你的敌人瞬间动了起来,各种怪异的嘶吼充斥这片战场

你不太听得见,它们同左腿的剧痛一样似近似远,太过于缥缈了,所以只得站在原地,紧握手中剑

“日轮啊,顺从死亡”直到这声百听不厌的宝具解放语,将你神志短暂的唤醒

你看见身披金甲施舍英雄,手执长枪不知何时至此

红色的披风在英雄的身后飞舞,随着宝具解放同色的火焰在你身边跳跃

感受着火焰带来的温暖,你安心的闭上眼睛

倒地之前,落入了一个灼热的怀抱

“御主,从者迦尔纳”面貌雪白无暇的青年抱起你

“前来救援”


再次醒来的时候,不出意外是在迦勒底的病房,周围围着一圈的朋友

卫宫、清姬、大公、静谧……和迦尔纳

下意识的你对他露出笑容

夫君看着他做什么,清姬捧起你的脸,把你转了一个方向,甜美可爱的脸离你极近

“夫君,为什么要独自出阵,是不信任清姬吗?”青发的龙女把脸埋在你肩膀,语气低落

“不,不是,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你连忙安慰她


待手忙脚乱的安抚了从者们许下了绝对不再独自出战的诺言和各种不平等条约,例如陪吃、陪睡、陪听等,总算是被放过了

众人离开后你直接摊倒在床上

“也不知道多久才能走路”顺便抱怨了一句自己暗无天日、闲到发霉的床上生活

“御主”角落里一言不发的迦尔纳这才开口

你迅速调整了躺资

“对不起,迦尔纳,我忘记——”歉意的对被遗忘的救命恩人道歉

“您养伤期间,请让我为您代步”

代,代步看着迦尔纳,你突然想到他把你从战场带回来的方式,是公主抱

公主抱,你的耳根泛红

“我会保护您的安全,请您信任我”施舍的英雄站在你床边,比任何时候都认真

“唯独您,我不想给予”

守在门外的穿刺公突然觉得自己的手异常的痒


(这个迦尔纳……(捂脸遁走,我错了(抱头)别打脸))